以案說法 | 出口運費漏報帶來的行政處罰、信用降級

時間:2020-11-20     來源:關務視角    關鍵詞:運費漏報,出口,處罰,AEO,信用降級     瀏覽量:26
原創 姑蘇leo 關務視角 

文章導讀

    2020年新春伊始,一家線路板制造企業的出口運費漏報案件塵埃落定,罰了,雖然已從輕處罰,但結果還是比較慘痛!


    3月20日行政處罰決定書在海關官網上也已公示,被認定為違反海關監管規定,予以行政處罰,科處罰款人民幣47.9萬元。


    結論是定性違規案件,由于該企業是海關一般認證企業,按照《信用管理辦法》和《海關認證企業標準》規定,當罰款金額超過10萬時,信用等級將予以下調,5月份查看公司的信用等級已然調整到了“一般信用”,這樣的后果,對大企業來說是難以承受的。


    本文將從企業的普遍現狀描述、案件分析、法理的研讀、申報合規建議等角度來闡述這一常見申報違規問題,以供參考!

01
較多企業出口運費申報現狀怎樣的?
    縱觀我們近幾年對企業進行進出口業務風險合規審計、業務合規咨詢等業務,在實際作業過程中,出口申報運費不規范,可以說是進出口企業普遍存在的共性問題,只是原因不同、后果不同、情節輕重不同而已。
先羅列幾個我們實際業務中發現的典型實例:
a.某企業,出口實際上都是DDU,CIF,DDP,但關務聽財務說出口退稅是按FOB價格辦理核算的,于是將所有的出口成交方式申報成了FOB,是誤解?還是不懂法?
b.某企業,出口成交方式CIF,DDU,運費全部按費率申報成1%,但實際結算運費一個月相差30多萬人民幣,因為出口不涉海關稅收,就選擇申報了運費率?
c.某企業,出口DDU,DAP成交方式,因為報價時國外段費用不確定,運費欄報關行只申報了國際段運費,目的國運費及運輸相關費用未作申報;不確定,就可以不報了嗎?
d.某企業,出口DAP成交方式,空運貨物預估了CNY1500運費進行了申報,實際支付了運費人民幣18,000多,空運近500kg的貨物運費怎么估出來的?目的地的費用也考慮了嗎?
    當然也有很多實際狀況、客觀原因,導致了申報不準確,產生的誤差在合理范圍內,這些我們可以理解。但上述這類情況,成交方式錯報、運費漏報、少報,就是典型的違反海關監管規定的行為
    或許,對于多數企業來說,出口運費申報未涉及關稅,一般沒太多關注,也沒覺得是多大問題,或者其他種種原因,而對此忽略了。


02
我們來看看本案件情況是怎樣的?



1、本案大體狀況如下(海關公示內容):

標注:上述核心詞(1)申報出口1173票、進料對口貿易方式、出口成品“印刷電路板”(期間,退稅率17%)、申報成交方式FOB及運費為0;(2)實際成交方式DDU、涉及貨值人民幣944萬多元,可多獲得出口退稅人民幣95.8萬多元。







2、案件經過(海關公示內容): 







3、本案的處罰結論如下(海關公示內容):







4、補充說明:

本案,上述描述也已較為清楚,經看海關公示的查證原因,說明情況是“出口貨物實際成交方式已變更為DDU,但公司依舊申報成FOB(沿用之前FOB成交方式時的模板制作文件進行申報),而導致錯誤,屬于部門之間管理脫節導致”。

而從實際管理疏漏上來分析,公司每月支付運費,申報部門應該保持職業敏感度,能及時發現該類問題,而進行制止錯誤、避免不斷延續。所以錯誤的原因不僅僅是部門間的信息傳遞存在脫節,也反映出相關部門對該運費申報的理解不透徹和未加足夠重視。




03
從海關相關法律規定上,再研讀一下

從如下幾個方面,來分析本案




1、案件違規性質

對于本案,因為企業在委托申報時,單據上顯示及報關單上填報都為FOB,而實際交易條款為DDU,且有實際運費支付相關憑證進行了佐證,故企業申報行為是違反了《海關法》第二十四條及《進出口貨物申報管理規定》第七條的“如實申報原則”(進出口貨物的收貨人應當向海關如實申報,交驗進出口許可證件和有關單證;對申報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完整性和規范性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故其構成了違反海關監管規定的行為。







2、違法行為認定:

對于本案中,企業違反了如實申報,造成了“影響國家出口退稅管理”,構成了違反海關監管規定的行為。那么,該行為是否構成“走私行為”?這需要從另一面“是否為主觀故意(故意逃避監管和偷逃稅款)”來進一步判定。

本案歷時較長時間,在整個案件調查過程中,堅信緝私部門也是進行嚴格查證,排除了企業的“主觀故意性”,而最終認定由于企業內部管理不規范、部門銜接疏漏造成了該結果,也即排除了“走私行為”,最終認定為“違反海關監管規定的行為”。






3、罰金計算規則:

對于本案中,顯示企業申報貨值人民幣9,444,497.27,核算可多獲取出口退稅額人民幣958,326.83,那么為何最后處罰金額為47.9萬人民幣呢?

海關行政處罰依據《行政處罰法》和《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來確定行政處罰罰金金額。在《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中,影響出口退稅,處以申報價格的10%-50%罰款

在海關執法實踐中,對于“影響國家出口退稅管理”類案件的處罰,計算罰款的基數實際是“可能多退稅款”,而不是上述法規中列明的“申報價格”。本案中,企業具有“從輕處罰情節”,最后按可能多退稅款的50%來進行處罰的。







4、關于“從輕處罰情節”的理解

本案中,企業積極配合調查,主動采取措施減輕危害后果,因此可以按從輕情節處理。




04
本案背后,抗辯理由是否成立?



*本案的背后,實際退稅與否是否可以作為抗辯海關認定“影響國際出口退稅管理的”理由?

實際退稅與否可以作為企業抗辯海關認定“影響國家出口退稅管理”的理由嗎?這確實是海關法理論界一直爭論的焦點問題之一,但在海關執法實踐中,認定行政管理相對人構成“影響國家出口退稅管理”的違反海關監管規定行為時,只需要該申報不實行為可能對國家出口退稅管理產生影響即可,而不要求產生了影響國家出口退稅管理的實際危害后果。事實上,對于實際退稅額差異的計算也存在客觀的困難,以本案為例:

本案件過程中,依據出口成品少扣減的運費申報金額與出口退稅率進行核算出理論上的“可退稅額”(免抵退稅額),那么實際上企業退稅額核算又是一個復雜的過程,如企業保稅比例較高,進項稅不多,已無“留抵免退稅稅額”時,實際退稅金額可能為0,或者遠小于核算出來的理論上的“免抵退稅額”。

在該情況下,企業漏報出口運費,造成退稅核算基準(離岸價)變高,有些企業甚至會出現另一種狀況:即出口免抵退稅額變高,而實際留抵免稅退稅額為0,而造成多繳納地方稅。從財務角度來說,并未多獲得出口退稅而獲利,因此,是否可以向海關舉證說明未影響出口退稅管理呢?

但在海關案件調查和舉證中,因為出口退稅核算復雜,涉及到企業整體“免抵退”的核算過程,有進項稅、銷項稅、進項稅轉出、保稅貨物的分配率等多重因素構成,且有一個退稅時段和匯算清繳的周期,又涉及企業多個出口成品的核算分配,故企業即便從實際退稅申報的結果上來說明,對實際出口退稅未影響或影響較小,也難以甄別。故,海關實踐中可以按照“可能多退稅額”進行認定

所以,對于該狀況,企業可能就面臨著雙重損失,這就是管理不合規帶來的后果




05
對于出口運費申報,如何規范管理?



最后,對于出口運費申報常見問題,也提一些基本合規建議,

1.正確申報成交方式。尊重貿易事實,以實際成交方式為依據,由出口方支付運費并包含在成交價格中的,則申報成CIF。

2.正確申報運保雜費。對于需承擔國際段運費(C、D系列成交方式的)的情況下,明確相關運保費,確保申報正確。其中對于DAP,DAT,DDU,DDP等D系列成交方式的,目的地運費及運輸相關費用,須依據報價核算后一并申報進運費中。另不輕易申報運費率,以避免造成與實際結算運費存在較大的偏差。

3.申報錯誤的情況下,采取主動披露。如果發現運費錯報、漏報,金額相差較大的,應及時向海關披露申請事后改單或刪單重報。





文:一諾咨詢/姑蘇leo

校對和修訂:海關法務研究者 蔣大為 /David

首頁 電話 QQ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